易仙网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admin

大部分人,过了一定年纪,三观形成后,很难改变,尤其是读书多的知识分子。

其实知识少的普通人也能接受时代的变迁。因为很多人想要为生活努力,就需要频繁转行。昨天在田里吃草的农民,明天可能是厂里的技术工人,后天可能去工地盖高楼。

就像那些收了几十年现金的商贩一样,随着移动支付浪潮的到来,他们默默地在自己的摊位上打印着支付的二维码。时代不允许他们犹豫观望。没有这个收藏功能,他的生意就无法进行下去。他们不能向经济学家学习,讨论移动支付的积极和消极影响。

在中国,越是普通的人,越不自大。他们可能无知,也可能懦弱,但一定要一直努力活下去,找到活下去的方法。如果今天的手艺明天不行,后天就从头开始。毕竟绝大多数普通人在北欧没有铁饭碗,没有救济金,没有高福利。总是一小部分人把房子拿去出租,收房租住,从资产中获取收益。

很多人文主义的知识分子,资本顽固不化,无法随时代进步而改变,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凭借着高学历和学术制度,可以端着一个“铁饭碗”直到退休。即使他们的知识结构和学术水平跟不上时代。还可以在三尺平台上一脸各种头衔的吹嘘。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当我在媒体行业的时候,我从不懈怠,我很努力,我担心我会“在江郎尽我所能”,所以我不断地阅读和思考,不断地观察和记录。没有别的原因。我不在体制内。我有生存的压力。

近几十年来,中国变化很快。疫情之下,想起一句中国古话:“河之东三十年,河之西三十年”。我也想起中国古语:“风水轮流转”。河东河西,大概也是风水轮流转的意思吧。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中国古语有云,河东河西在黄河两岸。在全球化的今天,它可以被广泛地称为“东方和西方”。老一点的阵营划分其实就是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和以美国、欧洲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阵营。

从苏联东欧解体到今年,差不多正好三十年。但这一次,我们可以预计,东方集团国家的疫情数量不是很大。但是,总人口不小。就防疫和抵抗的效果而言,东方阵营(包括前社会主义国家)肯定会爆西方体制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河东三十年河西”吗?只要活得长,很多中国名句都会有现实支撑。风水之所以经久不衰,是因为现实生活中你总能体会到。

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,东方还是西方,中医还是西医,沿海内陆,还是煤老板和IT老板的博弈,甚至是地球上的阵营,都有着明显的“风水轮流转”的趋势。一阴一阳才是正道,只有看清了阴和杨灿的跌宕起伏的转化周期,我们才能读懂时代的跌宕起伏。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董事长当年说:问苍茫大地,谁来驾驭沉浮?疫情是一个时代的转折点,更多的趋势变量其实已经酝酿多年。回顾过去30年东西方势力的变化,思考中间的历史变迁,考虑中国风水的阴阳,肯定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思考角度。

三十年不算太长。我的很多读者都是成年人。这几十年的历史是个人经历,至少是一部分;而30年的时间足够形成一个大国的兴衰趋势,甚至走出辉煌的转折点。

长期以来,我的文章,辩证唯物主义和理性逻辑演绎,一直是核心的思维取向。但实际上,完全依赖这种思维,很容易陷入“线性思维”的陷阱,即世界的变化是渐进的。比如中国可能需要100年才能超过美国。这可能是一种“科学教条主义”。任何东西进入教条主义,都会脱离实际,因为理论是苍白的,实践之树是常青的。

其实这个世界充满了“非线性”的东西,就是很突然,很爆炸,很意外的东西。即使是看起来很神奇的东西。一开始看起来很小的东西,到最后很有可能变成逆转历史趋势的大山。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谁能想到,百年来,两次飞机失事改变了波音的命运?谁能想到一个看不见的小病毒会成为东西方制度优劣的分水岭?除了科学思维,我们不妨从中国古代智慧中寻找一些哲学辩证思维方式。

作为一个媒体人,我很清楚这个世界的舆论,尤其是热点舆论是被操纵的,也就是说,很多短期的聚焦,只是历史旅途中的一些人造景观。真正的阴阳大起大落是注定的,体现在天气,地理位置,人心。

河东河西三十年,风水视角下的东西方盛衰浮沉

用风水思维,回顾东西方改造的三十年,可以算是我在江城战胜疫情后的深刻反思。历史上,江城,或者说楚地,总是孕育着改变世界的因素。古语有云,楚虽三户,必亡于秦。从秦汉之际的转型,到武昌起义,再到英勇抗疫的伟大胜利,江城和楚帝一直是历史的主角,从来没有缺席过。楚地是我中国风水的地方,龙的大学时代曾经在楚地徘徊(长沙也是楚地)。祖先追溯几代,也是湖南人,算是楚人后裔。“只有楚有才”这句话常常让人觉得光荣。

这一系列的文章,都是一元钱付费阅读的文章,准备写下中间和下面三集,敬请期待。之前的华夏风水系列过段时间会更新。

标签: 面相

留言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